三月

你在渔市上,寻找下弦月。我在月光下,经过小河流。

[围临]雪中

入了北极圈,扯出个小段子
完全ooc,与真人无关_(:з」∠)_


经历过了感情上的跌跌撞撞,翟天临自以为大概是摸清楚了自己喜欢的是哪一类的人。他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故事,七十亿分之一的平方得有多小啊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世间大部分人都不得是孤独终老。别人总打趣他,念了博士后眼光怕不是升的太高,小心真的一个人幕天席地的过一辈子。然而之后一次在野外拍戏的时候,周一围来探他的班。当天雪下的挺大,片场没有能直达的交通方式,他师哥一行人不得不下车步行。周一围走在最前面,黑风衣,大高个,呵出一大团子大团的白汽,远远的还恍惚能看到双眼中被冻出的水光,就这么跨越了风雪、严寒、甚至岁月向他走来。他当时觉得,这辈子,就与这样的唯一一个人相依,似乎也蛮不错的嗨。

当然翟天临同志不知道,周一围看到他的小师弟在一片雪地里等着迎他,瑟缩而渴盼的样子,脑海里竟无端冒出“绝世而独立”这样荒唐荒谬的句子来,他觉得他在走向一个冬天里包裹着的春天。


虽然差点停运走不掉,但是白雪总是引人遐思啊哈哈哈

评论(5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