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

你在渔市上,寻找下弦月。我在月光下,经过小河流。

【夜雨声樊】明治物语(一发完,短小)

笔头伊达政喵参上:





*练笔向,揉两个梗,画风清奇,慎入


*A了很远的U,OO了很远的C


*BUG肯定有,接受专业人士捉虫




正文:




比起水无月初见的烈日,叶月的酷暑才更让大户人家的老爷太太们难以忍受。

这不,城里的几户都好似你追我赶一般去乡下避暑了。留下些平日并不随身跟着的下人看家。

主子不在且权当是白白捡来假日。除去日常理当完成的诸如打扫整理一类的活计,便是出了门上了街三三两两,你一言我一语悠哉悠哉打发着午后时光。

平日里街头巷尾流传着的蜚短流长正是滋生于这样的场合。

“町尾那位,前几日见到的时候,已经梳上丸髻啦!”



“是弥生害了相思病的那位小姐吧。”女子低头整一整和服的对襟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


纤细的腰间系着唯一一条博多腰带,那是太太十三夜挑衣裳时顺手赏她的;脚上穿着黑漆高齿木屐,虽然屐面是假冒的南部席。



“啊啦,那位吗?说是在上野赏樱的时候,跟贵府上那位年轻的先生打了个照面,回去就茶饭不思了呐。”




“据有幸见过的人说,大概是可与在原业平相提并论的存在。也不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美男子啊…”




“咳咳…”女子似是知道什么内情,抬手拢了拢耳后的岛田髻,等大家探询的目光都聚集在她清秀的脸上之后,才娓娓道来。




“那可是那可是…”




“如何如何?”




“照赏樱那天主人的话来说…啊,想起来了,原话是:「花乃樱花,倾城如君。」”




“哎呀!”


“可真是会说话呐!你这位少东。”




“是,据说被夸奖了的那位大人,白皙的脸可是一瞬就染上绯色了呢。”女子掩了嘴笑着。




“若是如此,当真难怪那位小姐一面之缘便坠入单相思啦。”




“那,为何如今为他人着了白无垢?”




“那日她来访时,正巧我打扫完将将从那位大人的起居室退出来。虽是闩了纸门,两人的谈话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。”


“小姐表明心迹的勇气令人钦佩。只是——”


女人故意拖长了尾音,得意的样子像是手里握着平户藩松浦家宝物箱的钥匙。




“如何如何?”




“被拒绝了呢,真是可怜。”


“「此生不娶」,那位大人竟说了这样的话。”


“说是老爷的恩情是这世上最大的事,唯一的愿望是能替老爷守护在小主人身边,押上一生来报恩呐。”




那位大人所说的恩情,指的是少年时只身来到东京,被老爷赏识了才华叫他留在府上教导小少爷的事情。说是给小少爷当老师,也就是陪同他读读和歌和俳句啦、教教他成年人该有的礼仪啦,一类的。




也不知樱花开了几转,只是年下五岁的小少爷如今已经继承家业成了家主,对待这位亦师亦友的伙伴却还是亲如兄长。




“可真要说起来,大概小主人的恩情才是这位大人一世都还不清的。”




“你可别卖关子啦!”


“痛痛快快告诉我们吧!”




女人终于引起了众人的抗议。




“我们做下人的,说起来并不该妄自议论主人家的事情。今次你们无论如何也想知道的话,便当做物语讲给你们了。请务必保密呀。”




“我家这位小主人,大概是在那位先生的注视下长大的缘故,时至今日,虽然作为一家之主主持一应事物有十分冷峻成熟男子的气势,但唯独在那个人面前,唯独在他面前,还是个温顺的少年一般呢。”




“要说主人对这位大人究竟如何,想想前年那件事便是了。那夜雾霭沉沉,府上有小厮起夜看不清路还跌了跤叫我们取笑了好长时间。人说那位大人那晚受了风邪,高烧不退,主人在起居室忧心忡忡陪伴到后半夜。”


“偏偏又收到那位大人实家修来的书信,只说是有要紧事叫他见信即刻归去。主人拦不下,便带了仆从连夜送那位大人回乡,到了车子无法前进的道路,又亲自掌了灯笼扶着那位大人往前走。”


“据同去的男仆说,走到天亮时主人木屐的绳子都磨断啦,是那位大人屈下身重新为主人系好,无论如何不要主人再同行,主人这才折返的。车马一行回到府上,竟已经是离家七个时辰之后了。”




“嗨呀!这可真是!”


“这么看来,这位先生定是掌握了在大户人家揣摩表里的秘诀,才能如此趁少东的心呐。”


“要我说,堂堂家主对一个卑微的外人书生尽心至此,是何等的失态啊!”




“嘘!这话你可别让好事之徒听了去。要说在这家规严明的府里有谁能与家主不分你我的,除去生养之恩的太太,可就只有这么一位不是兄长胜似兄长的先生了。”




“去年大晦日,府上人来人往,捣年糕啦,挂门松啦,可热闹哩。唯独那位大人像是感怀起自己寄人篱下,消沉了一整天。除夜时看到庭院落白,随手便抓了主人喝温酒时嫌热脱下的黑纹付羽织披在身上出去赏雪。可怜只着了长着小袖的主人跟着出去陪他在雪地里站了好一会儿呢。随后两个人又有说有笑进了室内。”




女人不紧不慢说完,看着噤了声面面相觑的众人,脸上似乎是更加得意了。




“这两位的好多旧事呀,不可说,不可说。诸君,可万万要记得保密呀。”




说完踩着木屐哒哒哒回府去了。




是夜月明星稀。几十里地之外的别院里,不可说的两人着了一样款式的川越唐栈浴衣,正肩并肩酌着清酒赏月呢。




-おわり-




——




…那句话是抄的歌词。




「 花は桜 君は美し 」


「 春の木漏れ日 君の微笑み 」




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06716762?userid=113459289





评论

热度(107)

  1. 三月笔头伊达政喵参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