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

你在渔市上,寻找下弦月。我在月光下,经过小河流。

【胖雨】逃离桃花源

AU请不要上升~

我是一名车夫,曾为小家主的祖父牵过马,也为小家主的父亲坠过蹬。樊家是显赫世家,只是在我的小主人樊振东这一代时,父母在一场战争中双亡,留下小主人和我一个老头子。

见到小雨少爷的时候是一个雨天。

那是江南早春最常见的天气,细雨飘落甚至仿佛没有存在感。清早有人敲门,我去开门,是王皓将军,也是樊家的常客了。只是那天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,身材高挑好像门口的白桦树,面上一双招子清亮,使他看起来比真实岁数还要小了些。

我向小主人通报,他便自屋内迎了出去。“皓哥!”他皓哥拍拍他的肩,“小胖来,这是周雨。”“雨哥好!”小主人笑出一幅大小眼。或许是我已不再年轻吧,我总觉得小主人虽然每日有我们这些人服侍着,又有大贤吴师傅教导,可总是少了些什么,这个名唤周雨的年轻人似乎会带来这样的东西也说不定,当时我想。

王皓将军让周雨留在樊府,作为陪读,也作为朋友。初识这位小雨少爷时,我见他瘦削以为他必定是位文弱书生。可谁知在演武场,他竟将我的小主人斩下马来!看他挥舞刀剑时,秀气的眉眼生生扯出三分杀气来——是了,八一军中岂有弱兵?后来,王皓将军见小主人与雨少爷二人朝夕相对,让他俩双剑合璧,也创出江湖上一段佳话,不过这也是后话了。

樊家家大业大,小主人毕竟年纪尚小,诸多事务还需仰仗吴敬平王皓等他父亲的朋友一辈,然而朝堂风卷云涌,总难免出现他人荫蔽不周的时候,每当这时,樊振东彻夜难免,小雨少爷也往来各个府邸间求谋几分生机。最难的一次,两位小主人三天三夜未曾合眼,夜晚熄了灯后手按刀剑,谨防对家偷袭。那时冬日,寒风凌冽总不温柔。二人合衣并肩而卧。我守在门外,听到屋内小雨少爷低声向小主人讲述着他在军中的趣事,小胖被逗的好奇,常听着听着饿了,央他雨哥为他做鸡蛋灌饼吃。

再难的时光也总得一天一天挨,两人久在一起,就难免有几分相依为命、更惺惺相惜的意思。隔壁的朱家少爷和林家小侯爷也都和樊主人玩的好,但是玩闹归玩闹,一日胖儿晚归,又忘了提前告知,小雨少爷负气,竟在餐桌前一直坐等到天色黑透。雨少爷本有些胃痛的毛病,他平日对这些伤病之类也不甚提及。而那一日偏偏着凉,又赶上他赌气不吃饭,等樊少爷回来,他已经趴在桌上,冷汗涔涔布满了额头。小胖气极,却又无奈极,当时就想上手帮小雨少爷揉揉胃部——本来吗,二人一处长大,这般亲昵行为也不太避讳的。可雨少爷还在负气,一把耍了小胖的手,又偏头拿眼睛瞪了小胖子一眼。这下樊主人彻底没了辙,抱住他雨哥,好说歹说才终于让怀中人愿意开口喝点热汤。

张大将军和雨少爷本性情相投,他一次来访,看小雨少爷为樊振东布菜,突然笑出声来,说到“小雨呀小雨,别人总说你照顾着这小胖子,可在为兄看,确实我们天下第一可爱在照料着你呀!”这话把个小雨的脸臊的通红,再也拿不出当初大吼“小胖不胖!”的气势来。不过也的确,小雨少爷这些年来容貌竟仿佛没变过,而樊少爷从当初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团子竟生出几分棱角来,也让我们这些人唤他“樊少爷”,当把“小”字去掉了。还记得一晚,王皓将军来信言道军中有紧急要务,急召周雨少爷回去。本来小雨少爷一骑轻骑,往返五百里也容易的很,但是当日可不巧小雨少爷发了烧。樊少爷变让我备了车,送小雨少爷去军中。午夜天色昏暗,小周雨靠在樊振东肩上昏昏沉沉。樊少爷一直伴着我们到了官道上,才依依惜别。后来据家中人说,等樊少爷回到府上,天色早已大亮了。

樊少爷未及加冠便已逐渐在军中斩头露角,在他笑着对他继科大哥说承让后,圣上封了新一轮五虎上将,樊少爷不负众望名列其中,而雨少爷却堪堪落榜。天赋加勤恳让我家少爷重振家门,按照旁人冷艳观看,正是当一日踏遍长安花之时。然而,一封不速之信寄给了正在向胖儿道贺的周雨少爷,这一封书信之后又跟随着许多封。它们的内容大都一致,即小雨没有真才实学,却忝居八一军中久矣,甚至于有坊间传言,周雨与五虎上将之首私交不和,以至于做暗中手脚。周雨一生痴迷武学,待人接物一片赤诚,又几时见过这般架势?众口铄金、积毁销骨!

那几日府中总不太平,从小主人房门经过,我总能挺到樊主人和小雨少爷的争吵声。樊主人说雨哥何必惧流言,周雨却觉得终究三人成虎,谣言既起这京城桃花源于他恐怕是待不下去了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耳边又渐渐传来说军中有人不服周雨,说他不过是靠了大将军张继科和小王爷樊振东才得以上位,这样的人留在军中便是害群之马!


雨少爷的出走也是一个春天。春日的清晨刚刚经过一场小雨,我的小樊主人穿着被露水打湿的斗篷从府外归来,中衣是湿的,头发也是,脸上的表情不是失魂落魄,可以说自从主人去世,小主人脸上就很少露出过类似软弱的表情。但是那一天,他的脸上是空空的,仿佛魂魄已去了远方,可是奇怪的是他的脸上也藏着一缕光,就像墨客看着最得意的书卷,剑客看着他们的剑。我走出门去,两匹马出门的痕迹,却只有一匹归来。雨珠顺着树叶砸在泥土上。

终于两年或者三年或者更长,又有人敲响了樊府的门,雨少爷还是回来了,带着一身伤痕和赫赫声名,他变的太多,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眼睛。

(以下小胖视角)
春日来早,但是我却沉浸在了最明媚澄澈的梦里。在梦里,我抚摸到温暖的溪流,嗅到鲜活的气息,听到春林间回返的鸟鸣。曾经这场春天来的太早,所以太轻,而在这场春雨过后,林间小径上的花瓣都有了重量,足以缠绵缱绻半生。

(以下小雨视角)
每场春天都是一场豪赌,或许赌输了,就是另一种结局。
在北国的雪夜里,我曾那样过分热情地爱戴着春天,就像风筝爱风、海豚爱海,就像山脚下的春花爱着山上皑皑白雪,就像水中鲛人爱着天上月明。
能碰上樊振东是我的幸事,这是不会由我周雨究竟怎样而转移的。但是“周雨”也是一个独立的小小宇宙,其间的运行规律由我自己决定。在这个小小的宇宙间有风和日丽,有雷霆、流火和霓虹,有徘徊往返吹不散的风。
樊振东和周雨的家是我的归宿,我爱这家中暖暖软软的春风,爱滴沥作响的春雨,爱空气中氤氲着泥土、花朵、新芽的芳香。但我也爱一池被吹皱的春水,爱在微醺的阳光里自由奔走,爱毫无束缚的旋转跳跃。
遇见你,我撞进了我的春日里,从桃花源中逃离又折返,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______
一开始接触初恋组,感觉就是甜甜甜~青春年少阳光正好。可是少年也总得长大,所以希望他们俩可以始终独立而缠绵,微雨中也有燕子双飞。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