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

你在渔市上,寻找下弦月。我在月光下,经过小河流。

行也思君 坐也思君——写给《程敬桥先生》

二十四桥明月,湖边冷月无声。燕园里春秋难度,花间月下销魂。
战地的生活是乱糟糟的,飞扬的尘土,流矢,时段时续的通讯和电力,浮动不定的消息与人心,身上蹦哒的跳蚤,衣襟上的血渍。青年大多是不运笔的时候,和兵士聊天,或抱着膝盖学着分享一支烟。
刚到这里的时候他还不敢相信,眼巴巴瞅着的那块玉尽然已经静静地在自己胸口躺着。难道不是先生依旧对自己不理不睬,自己黯然销魂才在这儿用炮火声消磨自己?十年一梦南柯,大多数剧本岂不是这样写就?然而程先生的帕子还在怀中,传递着真实的温度,梁易文摸摸胸口,大才子脸上又露出三分傻乐。

讲真,第一遍看太太这篇文都快哭了嘤嘤嘤嘤嘤。是顽石间煎熬出的藤蔓,还是心口烫伤的新鲜冒血的疤痕?岁月无声又磨人,拿一点一点西移的月亮作赌。好在璞玉本够温柔,藤蔓青春尚好,所有都未完待续。
嘻嘻嘻嘻,谢谢太太这么好的作品。@码字员073 啾咪~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码字员073三月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惊我一跳,你肯喜爱这篇,还写读后感给它!真好,之前 @宋邀明 说他专门回下了lof来看这篇,我就决定...